欧冠

伍子胥之目

2019-09-12 01:29: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越国朝堂上勾践,范蠡,文种上
勾践:范大夫,说真的,在这样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听从你的安排可真不是一件好事,夫差那小子刚丧失了他的父亲,微弱的心灵怎能抵挡我的利剑,我定能让剑上的鲜血染红成我们越国的光荣。
范蠡;大王,不是卑职的心灵不够忠实于大王的决定,灿烂的太阳也无法映出我内心的炙热,浩瀚的海洋也表达不出我内心的忠诚,可是实在不是卑职危言耸听,在彼丧君之耻辱下,在彼三年励精图治的齐心协力之下,我实在认为坚守的计策定能缓和其锋芒。
文种:大王,范大夫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啊,我请求谢罪于彼来完成我对大王的职责
勾践:我又岂不明白你们的衷心,但我们越国的臣民早已摩拳擦掌,争分夺秒要向自己的国家献出躯体,高昂的士气定能唱出凯旋的奏歌,你们不要再说什么了。
范蠡,文种下
勾践:说什么吴国的军队所向披靡,战胜楚国简直易如反掌,要没有孙武子的兵法作支撑,没有伍子胥在背后出谋划策,再加上楚国的懦弱无能,况且天降内乱于楚国,我看吴国也算不得赢得光明正大,只论军队的齐心,臣民的忠诚,我们越国优优在上,单凭这点,吴国的国都旦暮要在我们的铁蹄之下占领。
勾践下
夫椒战场
畴无余,胥犴上
畴无余:我们在大王的英明神武,诸将军的奇谋异术下,上一场战争中,你我奋勇杀敌,在敌人的领地中冲锋陷阵,杀开一条血路,不管对方的军队多么坚不可摧,终于能旗开得胜,这一次一定能像上一次那样继往开来。
胥犴:死亡对我们来说就是对国家最好的报偿,而死于有作为的君主更能使我们的姓氏在史册上留下无比的光辉。
勾践,灵姑浮,诸稽郢上
勾践:诸将军,上次你命令死囚在敌军面前割颈自刎,为我们上演了一场好戏,吴国的军队在我们面前已经哆嗦发抖了,其觳觫之状甚是可悲,要没有将军您的计策,阖闾的右足也难以在灵将军的长刀下断指,你,威名显赫的灵将军,凭着一把长戟单刀直入,像一把利箭直插入敌人的心脏,阖闾的丧命皆耐于您的神勇。
灵姑浮:大王,卑职不过是仰仗您的神威,在乱军丛林中侥幸得到阖闾的鞋,不过那阖闾也太不堪一击,而他的毙命半是由于断指,半是由于年老体衰,而总体上的胜利皆耐于诸将军的计谋。
诸稽郢:胜利不过像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如果没有精心疗养,难免会中途夭折,遇到英明的君主自然是我们臣子的福分,我们不敢僭越胜利的成果,只想精心呵护那属于军队战胜彼军的利剑,那么胜利的不期而至自然不会由于营养不良而中途夭折。
勾践:你们都是我的好臣民,在你们的利爪下,那吴国的军队就像耗子一样难以逃窜,当胜利的光辉照耀在吴国的领土上时,就是你们给军队最好的呵护。
胥犴,畴无余作拱手状迎上。
胥犴:大王,据探子回报吴兵已布列在椒山之下。
勾践:该检验我们团结一致的时候了,到时我一定要亲自秉枹击鼓,以激励我们的将士。
畴无余;在彼方军队中,那从楚国逃到彼国的伍子胥尚在,此人惯于使用战术,而据他推荐的孙武已经辞职归隐了,只有左膀尚且少了右臂,而那伍子胥一心只想着报仇雪恨,如今他大仇已报,志气,才谋俱随他的仇报而流去。
诸稽郢:(小声嘀咕作暗想状)当今时值春二月,北风依然飕飕不止,我唯一担心的是我们越国处于彼国的南方。各下。
吴国一街市上,壮丁甲和壮丁乙上。
壮丁甲:死了国王,新的战争必然来临,然而新升的月亮并不怀念它的过去,它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总保持它光亮的交替,国王的更替为什么要这样的昏聩?阖闾那个老不死的枯骨,生前建乐宫,筑高台,已经弄得民生凋敝,死了的残骸仍然要穷兵黩武。
壮丁乙:孙武子已经走了,我们久已习惯了他布的阵法,听说他在国王的面前亲自斩掉国王的爱姬,而国王并不怪罪于他,严威已贯穿在我们的心中。
壮丁甲:哎,为什么要发动可怕的战争,吴王夫差已经悉心准备了三年,仇恨不是比雷霆海啸更恐怖吗?
壮丁乙:前者听说,伍相国鞭了楚平王的尸体,还一边抽打一边骂声不绝。
壮丁甲:哎,仇恨呀,你在棺材里也不得安息,带到生前,依然还要我们受到疲于奔命的劳苦。
壮士乙:夫差大王亲自率领大军出发了,难不得要拉上我们去做后补。
壮丁甲:胜利了又怎样了?楚国的复国不是前车之鉴吗?
壮士乙:越国的领土即使都归属于我们吴国,难免不会重蹈楚国的覆辙,但作为吴国的子民我们只能服于听命。
壮士甲:孙武子的离去好像是一个预伏,它似乎在警戒我们即使赢得了这场战争也不能善始善终。各下。
吴军一帐篷内,夫差伍子胥上
伍子胥:这次伐越是要雪先王丧于彼军之耻,我们要同仇敌忾,将越国的领土尽数纳入吾吴国的版图。
夫差:我和越国有不共戴天之仇,每次我都扪心自问勿忘杀父之耻,如果得以借先王的庇佑侥幸取得胜利,我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直至将越国侵吞殆尽为止。
伍子胥:大王您日夜训练士兵,发愤图强已经三年了,目前我们已经兵强马壮,这是天保佑大王去灭掉越国。
夫差:如果越国失败,有臣服的迹象,我希望你能当着我的面直谏,我一定要亲数他的罪状,直至将他羞辱致死以泄吾恨。
伍子胥:大王,天有不测风云,英雄适时而据,卑职得以仰仗先王的鸿福报了杀父之仇,大王的心情卑职岂能不感同身受,然而气候变化不是人为能决定的,真正的胜利是要修德政,体民情,赢得将士的爱戴,将士们感恩戴德,以死相献,这是战胜任何国家必要的条件,当年齐恒公就是任用管仲得以横霸诸侯,晋文公也是历经坎坷得以登上王位而后才能称霸诸侯。希望大王以后不要以为卑职的计谋无用,让卑职的忠心随着佞臣的谗言付之东流就行了。
夫差:还是让我们商量对敌的计策吧。
伯嚭呵手搓掌从外入帐篷内,
伯嚭:大王,卑职刚才在水面上视察,发现北风乍起,这是天保佑大王取得胜利。
夫差:伯太宰,目前我们已经兵强马壮,诚得你的计策,我愿将我们吴国的军队悉数听从你的调请。
伯嚭:刚开战,越军肯定乘着一股锐气杀奔而来,此时我们佯装败退,待彼过到水中央时,我们将预先埋伏的士兵俱用强弓劲弩,借着风力,一定将对方杀个措手不及。
夫差:到时,有劳两位大夫齐心协力指挥军队。
椒山下一水面,各乘艅艎大舰,两军对垒。夫差,诸稽郢上,
夫差:你们休想逃走了,在水面上,你们已经中了我们的计谋,如今你们已率领全军退回到固城,城中的水源已经被我们截断了,而你们的灵将军,胥将军已死在乱箭之下,在十日之内我们不攻城你们也将因缺水而渴死。
诸稽郢:虽然我们被杀的不计其数,但这是因为天公不作美,如果待到夏季来临,你们的军队将在我们的箭下惨遭蹂躏。至于你说的渴死,呵,天无绝人之路,在山顶之上,我们已发现了泉水,里面的嘉鱼足以温饱我们的饥肠,大王已命令我们的士兵取了数百头鱼送到你们的军营里去了。
夫差军营里一小士从从夫差身后将鱼献上,
夫差:(手置鱼于地,怒气勃勃)那你们就等着我们的利剑来填饱你们的饥肠吧!各下。
会稽山军营外,勾践,文种上
勾践(嗟叹状):哎,虽然我们已做了殊死挣扎,但根本无济于事,现在只剩下五千名士兵了,范,文大夫的话至今想起来甚是让我愧疚,从先王到我未尝有此失败,先惭旧愧加起来让我的疲惫的心灵难以承受,我本来可以让自刎来结束我那痛苦的心灵的,但我手下的五千名士兵从固城一路跟随我至此,而范大夫还在固城坚守,星夜急信请求我的救援,我就此轻生实在是对我的臣民的卸责,就让我苟延残喘一下微弱的生命来尽到我对臣子的责任吧。
文种上,
文种(急趋向前):大王,事情到目前已经很危急了,范大夫那边很快就坚守不住了,我请求谢罪于彼,尚且还来得及,等到固城被破,整个越国就成薄冰之势了。
勾践:吴王夫差的父亲死于我们士兵的手上,他肯轻易的许成吗?
文种:本来我们可以交出灵将军的头颅再加上重金献上,可灵将军已死去,对方的仇恨势必要讨回上次失败的耻辱的,我听说吴国有太宰伯嚭,其人贪财好色,一向嫉妒伍子胥的才能,我们可以将重金献上,可是现在在饥寒单旅的军营里,美女实在难以觅得。
勾践:我将写一封信,派一名士兵连夜交到都城夫人的手中,夫人看到信后,必然会挑选美女加重金厚资运来。
文种;如此,我将在明夜启程夜造太宰之营。
各下。
伯嚭之营,文种,伯嚭上;
伯嚭:(发怒状)越国的国都旦暮就要被攻破了,你到我营中莫非是祈和不成(睨见文种所带财物由怒变为佯怒)?嗯?哦!哦!哦!你以为用这点财物就可以换回你们的国都吗?在过几天的日子,你们越国将尽被我们吴国所有,到时这点财物比起整个越国谁更得利益的多?
文种:(作跪状)我们大王年幼无知,得罪了上国,可砍中你们国王脚趾的灵将军已经在你们乱箭中射死了,你们的仇恨无非是死去的吴国的士兵,但越国在这次战争中死去的要远远多于你们所牺牲的,这难道还不能平息上国的愤怒吗?
伯嚭:呵,所谓强者为王,我们不会白白把放在眼前的肥餐而不顾的。
文种:如此,我们越国将率领会稽山的所有士兵决一死战,如果失利了,将王宫中的所藏之物尽情焚毁,再逃到别的国家,以图楚国之事。
伯嚭(由佯怒变嬉笑),文大夫请起,如果你们越国肯向吴国称臣,然后岁岁朝贡,如此,源源不断的财物要胜于一时的占领,我将将你引进给我们大王,然后再做决定。各下
中军军营,夫差伯嚭上。
伯嚭:大王,越国的使臣来请求求和称臣,劳烦我代为引荐,他在营外听候,诚得肯见大王一面,面述其诚实卑逊的言辞。
夫差:我和越国有不共戴天之仇,如果允许其求和,又怎么对的起死去的父亲。
伯嚭:大王不记得孙武子所说的,征战所用的兵器,是无比锋锐的利器,但是如果无止境的拿它来杀人,作战,那么它将只能当作凶器来对待,如今这样的兵器不正是掌握我们的手上吗?越国的都城旦暮且破,而用这样的利器作无止境的征战,直至将越国侵吞完为止,这把利器不是很快变成凶器了吗?如果停止这把利器的征战,接受越国的求和,我不认为这是不好的请求。越国称臣,以后岁岁朝贡,一来可以显示大王您的宽宏大量,二来可以接受臣子奉献的财物,如此以来名利双收,大王,何乐而不为?
夫差:(脸色稍和)你去招文种进来。
文种从营外进入。
文种:(跪状)大王,我们越国愿举国成为吴国的臣子,以后岁岁朝贡,不敢有丝毫的邪念去侵扰贵国的领土,如果大王将来征战其他国家,作为臣子的我们将悉数派出军队助战。
夫差:你们国君肯来我们吴国作侍臣吗?
文种:既然已经称臣了,不敢不来。
伍子胥听士从报道从外急趋到中军军营。
伍子胥(焦急状):大王您接受越国的请求了吗?
夫差:已经许其求和了。
伍子胥:大王,实在不可啊(文种由跪变瘫状),吴国和越国是相连的两个国家,如果吴国不灭掉越国,必然要被越国所灭掉,秦晋之地,我们费尽心机去征战它的土地,而它的土地却得不到,它的车马也不可乘坐,如今天赐越国的土地给吴国,况且还有先王的大仇未报,不灭掉越国,大王怎么对得起在先王面前立下的誓约?(吴王变窘状,目视伯嚭)
伯嚭:相国说错了啊,秦国、晋国和吴国是以陆相连的,而吴国和越国是以水相隔的,先王在时,水陆并封,攻占秦晋应用陆战,攻占越国宜用水战,如果说土地可占有,马车可乘坐,吴国,越国一定不能实现,况且秦国、晋国、齐国、鲁国皆是陆国,你能将其并而为一吗?然后才能其地可得到,其马车可以乘坐啊?至于说到先王的大仇,相国对待楚国的仇恨更甚,为何相国不灭掉楚国而允许其求和了?现在越王夫妇愿服役于吴,况且看到楚国对待芈胜更为优厚,相国行的是忠义之事,怎么能让大王作如此刻薄之事,连忠臣也不如了?(夫差由窘变喜,伍子胥面带土色,愤愤而出)
吴大夫王孙雄迎上,
王孙雄:相国为何如此怒容?
伍子胥:不要再说了,我们多年的努力全白费了,大王已经接受越国使臣的求和了,我看十年之后,越国的人口物资俱恢复如初,在加上十年吸收被败耻辱的教训,不超过二十年,吴国的国都也将变成沼泽了。各下。
越国浙江旁,勾践,夫人,范蠡,文种及群臣上;
勾践(凄然):我将要离别我的故土,去做吴国的侍臣,多亏了文大夫的请求,我们越国得以转危为安,年少气盛已被我丢弃在过去,我将重新捡起古圣先贤的道路,去经历磨难,让屈辱和卑躬屈膝化为我的前行的动力,过去我没有听从范、文二大夫的建议召此大败,我一定要铭心警记,须臾不忘复国。

共 896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剧本再现了战国时代一段历史和人物肖像,从中读出了人物正义和睿智,也看到了当时分裂情况下的战乱和生活。不足之处是对话有点现代意味,消弱了剧本的影响力。【编辑:欣雨文萃】
1 楼 文友: 2016-07-22 18:28: 9 诚邀影视剧作者入江山影视戏剧作者QQ群
580299682
方便与文友和编辑交流 指下生花,心上无痕!导致腹泻的原因
儿童中暑的症状
小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