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千金-益母颗粒50萬元地貧兒憲曄與健康之間的距離

2020-02-15 02:06: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50万元:“地贫儿”宪晔与健康之间的“距离”

阳光宪晔

10年间,每月小宪晔都要由母亲李敏辉领着,从松岗的家中到福田区的医院输一、两次血,再开取除铁的药物2012年底,经广州南方医院谭女士的努力,与宪晔匹配的骨髓捐赠者找到了可是高达50万元的手术费用,让这个每月总收入不过6000元的务工家庭犯了难近年来,宪晔及家人虽然得到过一些爱心人士的帮助与捐赠,然而,50万这个数字,对他们来说仍然遥远

确诊“地贫”,从此与药物为伴10年李敏辉与丈夫曾昭海,90年代便已在深圳务工2005年8月,他们的儿子宪晔出生了,在罗定老家的爷爷闻讯赶来深圳,一家四口住在一起然而,宪晔越长大,就越表现出了异样“大宝(宪晔的小名)一岁后,家人和邻居就渐渐发现他似乎体力不太好,容易累,精神差,总想赖在别人怀里而且总在凌晨4、5点时发烧、拉肚子”可是夫妇二人跑了大大小小的医院也没诊查出自己的儿子到底是怎么了

直到2006年11月,才由市儿童医院和市二人民医院确诊其患有重型β地贫症,高量输血联合除铁治疗是基本的治疗措施,造血干细胞移植是根治此病的惟一临床方法此后,尚未明事的小宪晔便开始了自己以输血、除铁维系生命的日子,而为了节省开支,他的家换成了40平方米的小出租屋如今,上小学四年级的宪晔,因为身体发育、活动量增大,“每两个礼拜就必须得去输一次血,而且尽量要做到每天都吃药、注射排铁”

进口的甲磺酸去铁胺、去铁酮片,是小宪晔一早就熟悉的名字;他的手臂、肚脐两侧有多处针头频繁进出留下的疤痕尽管有医保,宪晔每个月的治疗、药物费用,也得占去全家收入的不少份额为了更好地照顾宪晔,母亲李敏辉辞去了原本的工作,在家里为丈夫所在*的公司做点零活,爷爷也每日在溪头八工业区一带捡拾垃圾丈夫曾昭海的压力自然更大,他清早出门工作,晚上9点多才回到家

老年人总是筋骨疼痛的原因
骨质增生偏方
工作常备药的种类
什么药治口腔溃疡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