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苍穹邪帝 第245章 杀一个人

2019-10-12 21:49: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穹邪帝 第245章 杀一个人

水晶宫前,一道道强大的身影缓缓而立,

看着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江远天三人一时间说不出话來,

却听一个清脆的身声音传來,正是海族所有人心中那道最亮丽的身影海神,

只听那声音道:“欢迎三位远道而來的客人,”声音传來,只见得人群中一道长长的通道散开,

江远天三人只跟着身前鳞皇当先走了上去,看着人群尽头那四道身影,江远天不禁微微皱眉,就连一旁的叶寒羽也是忍不住微眯双眼,

这四个人竟然全是圣人巅峰的境界,每一位都堪比当初在神魔墓穴现世的时候见到的妖皇,

妖皇何许人也,那可是当今天下最闪耀的传奇,但是这样的传奇如今在海族却一口气出现了四人,这不得不让人感叹世界之大,江远天所见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更重要的是,在那妖媚无比的女人身上,江远天三人无不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虽然她的气息不过圣人巅峰,但从她身上能够感觉到的压迫绝对不是其他几人可比,

只听叶寒羽凝重无比的道:“神器,真正的神器,看样子,这海族能够成为绝仙海唯一的水中霸主果然有其道理,”

听到这话,江远天两人心中微微惊讶,神器他们何曾沒有接触过,只是以往所见到的神器可绝对沒有这样的实力,这一点就连姜灵儿的赤血剑都不曾具备,如此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以前他们所见过的神器并不是真正的神器,

三人心神凝重,江远天更是不禁有些担忧,只听他道:“但愿我们真的只是因为海祭必须來这里吧,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恐怕此行并沒有那么简单,”

江远天说着,当先走了上去,对那四人行礼道:“莫无尘见过海神及几位海皇大人,”

一旁虎鲨看了几人一眼,忽然抢过海神的话道:“哈哈哈,欢迎几位前來我海族,快快里面请,”说着一步迈出向着江远天而來,

顿时间在他身后另外两大海皇脸色一变,也是赶忙迎了上來,

这一幕在众人看起來可谓是极大的荣耀,毕竟三大海皇亲自前來相迎可是从來都沒有过的事迹,

只是,江远天三人的心中却一下子冷了下來,面对三大海皇,他们比别人更加清楚的察觉到那一丝微妙的感觉,

似乎隐隐间另外两位海皇对于虎鲨迎上來充满了紧张,更重要的是在他们提到海族大祭的时候,人群中很明显有些人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然而事到如今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如果现在就翻脸,那么凭借海族如此强大的势力根本沒有可能逃走,就连让叶寒羽的另外三十五道分身破开封印似乎都沒有什么把握,

毕竟,五大圣人境界,数十位化道境高手对于最大战力不过化道巅峰的三人來说根本就是一个无法战胜的敌人,

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静观其变,正在三人眼神微变的时候,那海神说话了,只听他道:“欢迎,传令下去,设宴,”说话间海神妖媚的身影缓缓向前走來,

从她身上流露出一种前所未有淡然,这种妖媚和淡然杂糅在一起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怪异的感觉之下江远天三人心中竟只觉得一阵信任感油然而生,

这种信任无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却就像认识了几十上百年一般來的那么自然,

江远天三人微微行礼,心中不禁有些奇怪,却见海神的向着身边四位海皇一一扫过一眼,顿时间四人虽然心有不甘却也赶忙让了开來,一个个恭敬的请江远天他们入内,

叶寒羽江远天三人对视一眼,彼此心中了然,却不动声色的走了进去,

不过当他们进入了水晶宫殿之后,顿时间一道屏障将水晶宫上上下下所有的出口笼罩了起來,

这一刻,江远天三人忍不住脸色大变,他们猜到了海族会动手,但沒有想到海族竟然会这么快动手,

只听那虎鲨哈哈大笑,神色间一阵疯狂,

“江远天、夜战皇、楚恒,我说的对还是不对,你们也不必装了,刚才绝仙殿大城主已经给我传了消息了,哈哈哈……”虎鲨说着眼神中闪过一丝狠辣的神色,

却听叶寒羽忽然间一步站了出來,浑身上下气息疯狂暴动道:“海族,绝仙殿,呵呵

,我倒是忘了这一层,不过你们当我夜战皇是能够随意揉捏的软柿子吗,”

叶寒羽气势暴动,江远天两人也是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只是就在他们剑拔弩张的时候,一道和风细雨一般的气息轻轻从众人间掠过,海神出手了,

但是她并沒有对江远天三人出手,更沒有对海族四皇出手,只见她双手轻轻舞动,顿时将虎鲨四人和江远天他们隔了开來,

“三位不必惊慌,绝仙殿虽然和我海族有盟约,但是在你们人族内部的事情上我们是不会插手的,更重要的是如今的绝仙殿已经不是当初的十三岛,所以他们已经对我海族的生存构成了威胁,”

海神一句话说完,江远天三人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海族到底想干什么,从被骗到这里來,然后四大海皇间的彼此警惕和对三人那种隐隐的敌意中來看,双方必然是敌人,

只是,如今海神又突然这么说,难道是有什么企图不成,

江远天眉头微微皱起,顿时开口道:“既然不插手我们人族内部的事情,那堂堂海族请我们前來所谓何事,”

江远天说着眼神死死的盯上了那海神,却见海神噗嗤一声忽然笑了出來,

接着道:“江公子不必担忧,之所以请你们來是想让你们帮个忙,只要你能答应帮我们这个忙到时候你们便是我海族唯一的盟友,”

海神这一句话说出,四大海皇顿时间脸色大变,他们忽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題,厄难之源的作用除了能够帮助他们取得海神戟的认可以外,似乎还有一个更大的作用,只是这个作用跟四大海皇沒有丝毫的关系,

忽然眼神微微闪烁,其他三人眼中也是掠过一道道金光,但,他们却沒有任何办法反对海神说的话,如果他们反对了恐怕会成为整个海族眼中的罪人,

明面上是办不成了,但暗地里这件事情恐怕才刚刚开始,顿时间四大海皇彼此对视一眼,各自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顿时只见的几道身影悄悄消失在了人群中,

这一幕幕,江远天三人怎么可能沒有察觉到,不过他却并沒有如预料中一般充满担忧,而是忍不住长长松了一口气,

他相信自己身上一定有巨大的利用价值,不然他们绝对不会如此,既然这样,那么何不利用他们彼此间的矛盾來创造逃走的机会呢,

俗话说沒有永久的朋友,也沒有永久的敌人,只有利益才是这个若肉强食的世界上唯一的永恒,

想明白了一切,江远天顿时问道:“不知海神陛下所指何事,我等实力低微,恐帮不上什么忙吧,”话虽如此,但江远天却充满了期待,

然而海神并沒有多说什么,只是啪啪的拍了几下白皙的手掌,顿时只见一道道曼妙的身影端着一样样佳肴美酒出现在了大殿中,不一会儿,原本剑拔弩张的水晶宫大殿竟成了宴会聚集地,

三人心有疑惑,奈何海神就是推脱,只说等宴会结束再说,而其他四位海皇一个个一言不发,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筵无好筵会无好会这样的事情并沒有发生,至少表面上看起來现场还是一片和谐,

直到了就过三巡,那海神忽然啪啪又是一声鼓掌,

随着这一道掌声响起,顿时间四大海皇一个个眼神凝重的看了过來,江远天三人更是忍不住抬起头看,

嘭,嘭,嘭,

一阵沉闷的响声缓缓传來,江远天清楚的察觉到在这响声传來的时候,四大海皇的脸色已经变得无比的凝重,只到那声音越來越近,大殿中所有人忍不住一个个站了起來,

下一刻,一道磨盘一般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那身影似乎是一头龟,是的,沒错,就是一头玄龟,玄龟背上驮着一柄巨大的战戟,

戟长三丈,戟身金光灿灿,似乎千万斤一般玄龟每走一步都显得十分吃力,

玄龟出现的这一刻,海神说话了,只听她道:“江公子,我想请你用这戟帮我杀一个人,”

听到这话,江远天眼神微微眯起,“杀人,堂堂海神杀不了的人江某怎么可能杀得了,况且即使我能杀得了为什么要用你的战戟”江远天三人无不觉得这事有些奇怪,

却听那海神道:“我虽贵为海神,但这天下却有许多我杀不了的人,所以想请公子帮我一帮,而这个人对于我的海神戟來说可是巨大的养分,”

这一段话,听得三人更是一阵云里雾里,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江远天依然问道:“要杀何人,”

“你自己,”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來,江远天三人顿时轰的一声站了起來,

成都博润白癜风医院郭光华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qq在线
成都博润白癜风医院常心通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口碑
成都博润白癜风医院杨仕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