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终末之龙 第三百六十三章 命运或阴谋

2019-10-12 21:56: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三百六十三章 命运或阴谋

罗莎与赛斯亚纳讶然互望。

进入三重塔已经是意外之中的意外,在三重塔里发现邻国的国王?――这也未免太不可思议。

“听着……”铁栏下,自称是博雷纳的男人喘息着,艰难地继续:“我知道这听起来有多奇怪……我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但我一定得离开这儿……我一定得离开……”

――当然啦,总不会有人喜欢待在这种鬼地方等死。

“……你怎么会在这儿的?”罗莎问道。无论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博雷纳德朱里,她都想知道他到底是中了某种陷阱还是被人抓来的。前者至少能提醒他们避开某些危险,而后者……后者证明这座塔无论是否拥有魔法,都有人在暗中控制着它,他们最好还是有多快跑多快,有多远跑多远――如果还能跑得出去的话。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男人一遍遍重复,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看起来像是随时会倒下去,再也无法醒来。

赛斯亚纳看了罗莎好几眼,终于忍不住开口:“我听过他的名字……泰丝提起过……”

泰丝不止一次地提起过博雷纳,那个很难说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的男人,一次次身陷险境,又一次次死里逃生……

“……泰丝?你们认识泰丝?那个红头发的姑娘?”那半死不活的男人惊喜地抬头,眼中有了新的希望,连气力都像是瞬间恢复了几分,“有个金发的精灵和她在一起,诺威逐日者……你们认识他们?!”

罗莎没有出声。

“……你记得。”精灵低声说。

罗莎无奈地微笑:“没错。我当然记得……但我也告诉过你,我不是诺威,不是埃德或娜里亚……我并不是什么助人为乐的好人。说实话,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想冒任何危险去救一个我只听过名字的人――无论他是不是什么国王。”

“……聪明的女孩。”沉默片刻,那被无视的男人几乎有些歇斯底里地笑了起来,“也许你该听她的。”

赛斯亚纳看着罗莎。一言不发。

有时他的眼神会过分专注。专注到让人心生忐忑,难以直视。罗莎以为她会在其中看到愤怒,或失望――那让她心中有一丝隐隐的失落。但精灵静静地看了她好一阵儿。却只是低下头,轻声回了一句:“至少你没有骗我。”

罗莎微微一怔,不知该如何回答。

又一阵长久而令人尴尬的沉默之中,依旧被无视的男人无奈地拍了拍铁栏:“嘿。我不想打扰你们……如果你们不打算救我出去……至少能帮我带个消息给埃德辛格尔?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应该还在柯林斯神殿……”

精灵拔出了剑。在铁栏与黑色的石砖间寻找着缝隙。

“等等。”罗莎伸手阻止,“……至少先确认一下你想救的这个家伙是不是在骗人?”

赛斯亚纳不解地望着她。大概在他看来,这个男人能说出泰丝和诺威的名字,就已经足够证明他的身份。

“陛下……”罗莎向着铁栏倾身。“能告诉我您是如何让泰丝和她的精灵悄悄混进巴拉赫城的吗?”

男人仰头盯着她,咧嘴笑了起来:“一对来自埃莫的虔诚的姐妹,完美的伪装……我最得意的计划之一。”

“那么……”罗莎眯起了眼睛。“诺威的面纱是什么颜色?”…

“灰色。”男人毫不迟疑地回答,“烟一般的浅灰。坠着银质的百合……”

他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而闪烁在他眼中的光芒让罗莎相信,他的确没有撒谎。

看着赛斯亚纳举剑切入石缝间时,她却不禁陷入了另一种深深的疑虑――这一切,是否真的只是某种巧合?

他们拖出了博雷纳。那虚弱不堪的男人才缓过一口气就爬到了另一个铁栏前,向下张望。

“……他死了。”赛斯亚纳看了一眼,低声说,“我听不见他的心跳……你认识他?”

博雷纳沉默半晌,摇了摇头,神色有些黯然

他狼吞虎咽地吞下了一点罗莎带在身上的硬面包,才终于有力气站起来,在赛斯亚纳的搀扶下往回走。

走出第一道门,罗莎便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

“……我记得我们进来时的门是在阶梯下面。”她皱眉,“拜托告诉我是我记错了。”

赛斯亚纳摇了摇头:“你没记错。”

但此刻……他们却站在一条阶梯的顶端。

精灵犹豫片刻,放开了博雷纳的手臂。

“在这里等我。”他说,转身跑下阶梯。

“不行!”罗莎立刻把他叫了回来,“不管怎样,我们得待在一起。无论下面那道门是不是我们之前进去的那个,等你想退出来的时,可不一定会退回到这儿!”

“……我讨厌迷宫。”博雷纳靠在墙上,喃喃地说。

罗莎只能苦笑。

一路上她都谨慎地留下了标记……但如果永远无法回到同一条路上,标记又有什么用?

精灵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迅速从罗莎脸上掠过的目光里带着愧疚。

他大概觉得这是他的错。

想到自己很可能会变成“支撑三重塔永不坍塌”的生命之一,罗莎的确有点笑不出来――但这没什么可怨赛斯亚纳的,说到底,是她自己做出的决定。就算没救博雷纳,他们也未必能走出去。

“我们继续往前。”她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更平静一些,“如果不能后退,那就向前……看看我们到底会被带向何处。”

精灵默默点头。

几次尝试之后他们发现,如果继续前进,前方总有新的台阶,新的通道。新的发现……一旦他们想要后退,就只能在同一条阶梯上上下下不停绕圈。

罗莎开始后悔没有带上一个牧师或者法师来帮忙――这其中显然有什么该死的魔法,已经无法靠精灵天生的抵抗力来解除。

可惜“后悔”总是太晚。

第一根火把很快便熄灭,他们无声地点起了第二根。虽然是被迫前行,一路上倒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或者说,这能进不能出的黑塔就是最大的危险。

它不会轻易放他们离开。

虽然时上时下,但他们似乎渐渐接近塔的顶端。每走出一道门。脚下越来越深邃的黑暗都让人望而生畏。

起初博雷纳还时不时开上几句玩笑。尽管他原本就走得上气不接下气。罗莎觉得她好像在这位倒霉的国王陛下身上同时看到了埃德和菲利泽里的影子……倒也不怎么讨厌。

但很快他便显然没什么力气继续说下去,沉默与黑暗伴随了他们大半的时间。

在这神秘的高塔中发现一个庞大的武器库时,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那些不知何时藏于此处的长矛。刀剑,弓弩,盾牌与盔甲在火光中投下沉重阴影。其中有许多已经锈蚀发黑,甚至结在了一起……却依旧能让人感觉到无形的压力。…

无论它们曾承载着多少激情、梦想与野心。如今都已被人们遗忘。罗莎倒是更希望如此――她抛弃了许多东西才在战乱之中保住所有亲人。战争或许能成就君王、骑士与英雄们的传说……带给普通人的却通常只有痛苦。

“如果我们无法离开这里……也许会有一场战争。”博雷纳叹息着。

罗莎犹豫片刻才问道:“不是安特国王把你关在这里的吗?”

“……那的确是一种可能,但我更担心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博雷纳一脸苦笑。“你觉得你们的国王陛下能控制这座塔吗?”

罗莎不假思索地摇头。

“我们会离开的。”她坚定地说。

她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他们进入三重塔,救出博雷纳,以及在塔中发现的一切……无论是神所安排的命运还是人所策划的阴谋,都不会如此轻易地以他们的死亡告终。

那也意味着。他们还有反抗的机会。

接近塔顶时,他们走进了一个空荡荡的大厅。

雕刻精美的石柱撑起巨大的穹顶,这空旷的石厅仿佛属于王者的殿堂。却只有一个黑色的王座孤独而沉默地立于其中。

墙上的壁毯早已腐朽发黑,看不出其中到底编织着何人的伟业。三重塔建起还不到两百年。这里的时光却像是在千年前便已停滞。

第二根火把就在罗莎试图辨认王座靠背的雕刻时熄灭,强烈的不安与黑暗一同降临。

赛斯亚纳抓住了罗莎的手――他的手依然温暖、干燥而稳定,尽管他说出的话并不怎么令人安慰:“没有离开的通道……除了我们进来时的那一个。”

他们已经无法再前进。

罗莎沉默着,竭力回想光明还没有从这里消失时所看到的一切。

“有两扇门!”她脱口道,“正对着王座……”

“……那是两扇刻在墙上的门。”精灵困惑地说。

他说得没错。刻在石墙上的线条很浅,在火光下隐约勾出两扇华丽的大门的轮廓,但显然并不能打开。

至少,是不可能用正常的方式打开。

“可这里是三重塔。”罗莎坚持着。她知道这像是孤注一掷……或垂死挣扎,但她就是不能相信会没有出路,“也许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咒语?”

此刻,她不觉得精灵的魔法双剑还能像之前那样解决所有的问题。

(未完待续)

曲靖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扬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鹤岗好的癫痫病医院
曲靖治性病好的医院
扬州治疗妇科方法
分享到: